<acronym id='ae7f9'><em id='ae7f9'></em><td id='ae7f9'><div id='ae7f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e7f9'><big id='ae7f9'><big id='ae7f9'></big><legend id='ae7f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fieldset id='ae7f9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ae7f9'><div id='ae7f9'><ins id='ae7f9'></ins></div></i><dl id='ae7f9'></dl>

      <i id='ae7f9'></i>
        <ins id='ae7f9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ae7f9'><strong id='ae7f9'></strong><small id='ae7f9'></small><button id='ae7f9'></button><li id='ae7f9'><noscript id='ae7f9'><big id='ae7f9'></big><dt id='ae7f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e7f9'><table id='ae7f9'><blockquote id='ae7f9'><tbody id='ae7f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e7f9'></u><kbd id='ae7f9'><kbd id='ae7f9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ae7f9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ae7f9'><strong id='ae7f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純白磁力灣之戀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3
          文/豬兒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楔子
            在那些快樂而幸福的日子裡,安小萱總是不斷的在想,要不是那次不經意的相遇,她就不會遇到那個讓自己心動的男孩,就不會經歷那些驚險生動的故事,以及那段讓自己刻苦銘心的愛戀。或許是命運安排,又或許,冥冥之中早就註定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一】美麗的相遇
            蔚藍的天空中,飄散著朵朵白雲,鳥兒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,吱吱喳喳地叫個不停,像是在訴說著什麼情愫。江城的天氣總是如此之美,微風徐徐地拍打著窗外的的樹枝,發出沙沙的聲響。路上是來來往往的車,疾馳著。但這從來不會影響幸福書吧裡寧靜的世界。
            這天,幸福書吧裡來往的客人不多,大傢進來後,首先找到自己需要的書,就靜靜地坐在書桌旁,認真地看起來,窗外的小鳥歡叫著,但書吧中安靜極瞭。
            小萱正在仔細地整理書架上的書籍。突然,一個人影從書吧門口躥進來。並且迅速地側身鉆進瞭右邊的櫃臺中。小萱有些不解的走過去,低下頭看向他。隻見這名白色襯衫的男子將食指伸在嘴唇邊,示意她不要聲張。小萱正想問個究竟,一群黑色衣服的男子便沖到瞭門口。領頭的男子手持棍棒,粗魯地掀開門簾,走瞭進來。兩眼向四種張望著,像是尋找著什麼。後面的男子相繼走瞭進來。小萱一看這陣勢,忽然明白瞭什麼。她急忙靠近櫃臺,輕輕拉著椅子,用身體擋住藏在桌歐盟向意大利道歉下的男子。眼睛看著顯示屏,假裝在桌上敲打著鍵盤。
            黑衣男子在書店找尋瞭一番,隨即轉向小萱。高聲呵斥道:“你有沒有看見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男人進來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抬起頭看著他,搖瞭搖頭。“對不起,沒有看見。”
            “到底有沒有?”男子提高聲音,面目猙獰地看著她。他的聲音已經打擾瞭在座的各位,他們的眼神齊刷刷地看向他。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在場的所有人,眼神有些閃爍不安。此時她的心裡有些慌張,但還是強裝鎮定的說道:“你自己也看瞭,本店就這麼小,要是有人進來,我會不知道嗎?”
            為首的男子想要說什麼,卻見身後另一名黑衣男子上前在他耳邊低吟瞭幾句,隨即看瞭一眼小萱,十分不情願的轉身離去。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他們漸漸離開,提著的心才放下來。她看著在座的各位,微笑著說:“各位朋友,沒事瞭,你們繼續。”
            大傢聽小萱這麼說,便低著頭繼續看著書,仿佛一切都未曾發生。
            此時的小萱感到自己的褲角被什麼一直拉著,她突然想起來躲在櫃臺下面的男子。她急忙用手將椅子推開,蹲下身子看著他。
            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
            男子奇怪地看著這個一直跟自己說對不起的女孩。
            “你又沒有錯,幹嘛跟我說對不起?”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這個身穿白色襯衫,黑色牛仔褲,灰色的球鞋的男子。他的身上好像透著一股莫名的氣質。亞麻色的頭發,耳邊上的三顆耳釘閃爍著,兩道濃密的眉毛下,那雙犀利而深邃的眼睛,泛出特別的光澤,像要看穿一切。俊秀的臉頰,英挺的鼻梁,微微的嘴唇露出淺淺的笑。安小萱看著他的眼睛,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,像是在哪裡見過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忘瞭女孩子應有的矜持,看著他忍不住說道:“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?”
            男孩靜靜地看著她,沒有回答她。“謝謝你剛才救瞭我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搖著頭,“沒事,舉手之勞而已。”
            男子靜靜地看著小萱,“我想我得走瞭。”說完正準備起身的時候,卻發現自己的手根本撐不起身。
            “啊……”男子輕吟一聲。
            小萱看向他,這才發現他的右手早已受傷,鮮艷的血液染紅瞭他的衣袖。
            “你受傷瞭?”
            “哦……可能是剛才……”不容男子說完,小萱便將男子扶起來。“來,我幫你包紮傷口。”
            寧靜的下午,安靜的書吧。微風吹拂著小萱的長發,懶散的陽光悄悄的照在她的臉龐。男子看著她明亮的眼睛和清秀的側臉,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。小萱沒有註意到他的眼神,低著頭認真地幫他清洗著傷口,然後塗上藥粉,用紗佈輕輕的包紮好。這段時間,他們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。空氣中彌漫著一種青草香味,時間仿佛在此刻停息。安小萱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他的第一眼,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。像是似曾相識,又像是從未相見。
            包紮好傷口後,男子起身看著她。“我得走瞭,今天謝謝你!”說完便轉身走出書吧。
            小萱呆立瞭一會兒,急忙追瞭出去。
            “哎!”
            “嗯?”男子停住腳步,扭頭看著她。
            小萱微笑地看著他,“我叫安小萱,你叫什麼?”
            “要是你喜歡,可以叫我阿傑。”
            “阿傑?”小萱嘴裡還在嘀咕著,阿傑便迅速地消失在她的眼中。
            小萱站在原地,眼神靜靜地看向遠方。
            阿傑一人走在街上,口袋中的手機響起來。他看著手機屏幕上的名字,臉上的表情變得深沉,“喂,聰哥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現在在哪呢?”
            “我在正陽街,聰哥你沒事吧!”
            “幸好有你這小子,不然今天我死定瞭。我現在在老地方等你,你什麼時候回來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馬上回去。好,就這樣。”
            放下手機的阿傑,眼神中閃過一絲難以琢磨的神色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【二】不經意的相見
            第二天,安小萱像往常一樣,吃過早餐便打算出門。
            “媽,我走瞭啊!”
            “嗯,路上小心啊!”
            “知道瞭,媽。”
            門被輕輕地關上。小萱走出小區門口,便看見林揚的灰色奧迪跑車停在她的眼前。
            林揚是當地鼎鼎有名林氏集團董事長之子,他不僅長得英俊帥氣,而且學識淵博。留學回國後,就已經擔任公司總經理一職。他和小萱是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下相識的,見到小萱的第一眼,林揚就被她優雅高貴的氣質,內心的真誠和善良吸引瞭。他相信,她就是他這輩子值得愛的女孩。不管付出什麼,他隻願和她在一起。
            “小萱。”林揚走到小萱的跟前,伸手把門打開,“上車吧!”
            “林揚,不用瞭,我自己可以坐公車。”
            “這已經是你拒絕我的第一百六十七天瞭!”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先上車吧!上車再說!”林揚笑著看著她,示意她上車。
            猶豫之後,小萱坐上瞭林揚的車。
            “為什麼一直都拒絕我啊!我隻是想送你去書吧而已!”
            “去書吧的路程不遠,我不想麻煩你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不覺得這樣是在麻煩我啊!”
            “可是你還要上班,我怕耽誤你啊!”
            林揚將右手伸向小萱的左手。“隻要有你的地方,我才會安心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急忙將手縮回,緊緊的拽著身上的挎包。
            林揚笑瞭笑,看著前方說:“我們公司隔壁開瞭一傢韓國料理,聽說味道還不錯,今晚我們去吃好不好?”
            “不好意思,今晚我已經約瞭夏夏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哦,這樣啊,那明天吧!明天晚上我來接你。”
            不容小萱拒絕,林揚便已經決定瞭。
            小萱撇開臉,看向窗外。和林揚相識這麼久,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並不愛他,但是他那種強勢的感覺總是讓自己不知所措。和他在一起的時候,自己像要窒息瞭,根本沒有呼吸的機會。何況自己一直以來,都不喜歡和那些有錢的公子哥交往。她向往著自己可以有一段更好的開始。
            八月清晨的曦陽,柔和的像一隻慵懶的貓。緩緩地呼吸著第一縷氣息,微風劃過一絲絲簡短的笑,甜甜的香氣彌漫在半空中。小萱獨自一人站在書吧門口,享受著這一刻內心所存在的溫馨。或許隻有在這樣寧靜的時候,她才會感到短暫的快樂。
            九點整,書吧正式營業。小萱來到櫃臺,打開電腦,看見在線的夏夏,此時的小萱,心裡有些彷徨,她想和夏夏說說話,所以急忙發信息給她。
            “在嗎?夏夏。”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兒,夏夏的信息過來瞭。
            “在啊,小萱,怎麼瞭?”
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,林揚約我明天晚上去吃飯。”
            “那是好事啊!”
            “可我不想去。”
            “怎麼瞭?林揚一直對你那麼好,不就是吃飯嘛,有什麼呀?”
            “但我不想去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傻啊,小萱,林揚這麼好的一人,你不喜歡?我可告訴你啊,林揚在我們公司可是萬人迷。喜歡他的女孩排滿瞭一串,你為什麼對他一點都不感興趣啊?”
            “我知道他很好,但是我真的不喜歡他。”
            “這話你跟我說說就可以瞭,可千萬別跟林揚說啊,你忘瞭,我這工作可是林揚給的。林揚當初可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應聘我的,要不我怎麼有這麼好一份工作呢!”
            “夏夏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小萱,不要因為你一句話,讓林揚失戀,讓我失業啊!林揚這人不錯,你跟他在一起不會錯的,相反會很幸福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嗎?”
            “是啊是啊,好瞭,我要工作瞭,不跟你說瞭。周末我去書吧找你,別胡思亂想瞭,好好跟林揚去吃飯吧!”
            看著已經變成灰色頭像的夏夏,小萱的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失落。
            此時書吧的助理圓圓來瞭。“小萱,我來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哦,你來瞭啊!”
            “在想什麼啊?”
            “沒,沒什麼。”小萱看著她,“對瞭,圓圓,你看一下,我出去一會兒。”
            “哦,好的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拿起她的挎包,走出瞭書吧。此時的她隻想一個人到處走一走,讓自己的心靜一靜,聽聽內心最深處的聲音。她獨自一人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。在經過一傢豪華賓館的時候,她的眼神不經意的落在瞭賓館門口。她看到瞭這樣一個畫面。一群黑色衣服的男子從賓館門口走出來,為首的男子身穿黑色西服,戴著黑色墨鏡,身旁的幾位男子也是相同的著裝。但這些並不能引起小萱的註意,讓她註意的是走在最後的那位男子。他身穿灰色t恤,黑色的牛仔褲。他的右手被白色紗佈包紮著,在陽光下顯得那麼刺眼。他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皮箱,他沒有註意到不遠處的小萱,直徑走到黑色轎車後箱,打開車箱將皮箱放瞭進去,隨後上瞭車。三輛黑色轎車從賓館廣場迅速駛出,路過小萱的面前,小萱透過車窗,還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車子已經駛出瞭很遠,但小萱卻依舊站在原處,目不轉睛的看著車子遠去的方向…….
            他怎麼會跟那些人在一起?那些人看起來就不像什麼好人。為什麼他會跟他們在一起?小萱心裡不明白,為什麼看到他,自己的心就會緊張,並且有種說不出的感覺。是因為那雙深邃的眼睛嗎?還是因為…….小萱想不清楚,也不願去想。
            這種寧靜的日子一直過瞭兩個星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三】意外的相救
            這天,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因為圓圓傢裡有事,所以請假一天。小萱800資源準備著今天早點關門,但是恰巧傍晚的時候來瞭一批書籍。小萱就一個人在書吧裡整理新書,整理好後,已是晚上11點半瞭。小萱拿起挎包,將門鎖好,便離開瞭書吧。她走到街上的時候,燈光稀疏,人已經很少瞭。她看瞭看四周,打算抄近路過去打車。走進一條巷子的時候,小萱突然看見三個喝醉瞭的男子坐在前面。小萱躊躇瞭一會兒,直徑朝前走去。她努力不去看他們,快步的走著。
            可是,心裡越想逃避什麼,卻越逃不過什麼。其中的一個男子看向她。起身擋在路的中間。“美女,一個人啊!”另外兩名男子也註意到她,放下酒瓶看著她。“要不要我們陪陪你啊!”
            小萱不去看他們,低聲說道:“請讓一讓!”
            “要是我不讓呢?”
            小萱一直低著頭走著,聽到他們這樣說話,立刻抬起頭看向他。
            “喲,長得還挺漂亮的嘛?”說著便去摸小萱的臉。小萱卻將他的手甩開。
            “喲喲喲,還不好意思瞭!”
            “你們想幹什麼?”
            “你說我們想幹什麼?”男子說著一步步逼向她。
            “我告訴你們,別過來,再過來我喊人瞭。”
            三個男子看著她,慢慢逼近她,拉住她的手,“你喊啊,你喊一下試試啊!這麼晚瞭,不會有人的!”
            小萱極力掙脫著他,嘴裡說道:“你們放開我,放開我。”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一個男子從後面躥出來,掄起手中的木棍砸向其中一個混混。男子叫喚一聲,倒在地上。其餘二人聽見動靜,轉身看向他,奮力向他沖去。男子一個假動作,順勢將一個混混踢倒在地。另一個混混沖到他面前,想要奪過木棍,卻不想被他當頭一。,男子腦袋受到重創,倒在一旁。小萱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,頓時不知所措。但是她接著微弱的路燈,看清瞭男子的臉。“阿傑?”阿傑看瞭看她,丟下木棍,上前拉起小萱的右手。“走!”阿傑緊緊地拉著小萱,一路小跑,穿過小巷,來到瞭街道上。小萱靜靜地看著他棱角分明的側臉,心跳不自覺的加速,腦海中不禁浮想聯翩。
            兩人在街道公園中停下來。此時的公園安靜極瞭。他們互相看著對方,可以清楚地聽見對方的心跳聲。微風吹拂著樹葉,發出沙沙的聲響。公園中彌漫著陣陣桂花香,那股清香的味道給人一種清新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她說:“以後這麼晚瞭,不要一個人出來。”
            “剛才謝謝你!”
            “上次你救瞭我,這次當我們扯平!”
            “為什麼你會在那裡?”
            “我正好經過那裡,所以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謝謝你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剛才已經謝過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可我還想要謝謝你啊!”小萱說著,靜靜地看著他。
          阿傑撇開她的眼神,“好瞭,你傢在哪裡?我送你回去吧!”
            小萱點點頭,微笑道:“好。”
            寂靜的夜裡,隻聽見兩人走在地上的腳步聲,剩下的隻是不可言喻的思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四】真情的表白
            周末,夏夏和小萱逛瞭一天的街,吃過晚飯後,兩人準備回傢。走在街道路旁時候,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小萱的視線中。
            “阿傑?”小萱心裡一想,順勢將手中的袋子遞給夏夏,看著她說:“夏夏你先回傢,我有點事。”
            “哎哎哎……你去幹什麼啊?”不容夏夏問清楚,小萱就已經跑開瞭。
            阿傑穿過廣場,進入瞭步行街。小萱一直與他保持著距離,在他身後悄悄的跟著。小萱跟著他穿過瞭幾條街道,最後來到瞭一個小區門前。小萱看著阿傑進瞭小區,也迅速跟瞭進去。進瞭小區後,小萱看見他走進瞭一棟房屋,隨即也加快瞭腳步。可是,當她爬到四樓樓道的時候,卻沒瞭阿傑的蹤影。正當小萱納悶的時候,一隻大手向她伸瞭過來,大手輕輕地拍瞭拍她的肩膀。
            “啊!”小萱驚叫一聲,轉過身去。
            “你是在找我嗎?”阿傑淺笑著看著她問道。
            小萱看清楚臉龐,說道:“阿傑,是你?”
            “來,進屋說!”阿傑說完,掏出瞭鑰匙,打開瞭房門。
            “你住這裡?”小萱說著上下打量著這間不大不小的房子。客廳裡簡單的擺放著幾件傢具,一張桌子,幾張椅子,一張茶幾上擺放著一臺電視機,沙發上零亂的放著一些雜志和報紙。房間裡一張木床和一個衣櫃,床上還堆放著一些衣物。而廚房裡算是最幹凈的瞭,看起來從來沒有在廚房中煮過東西。
            “是啊,我一個人住這裡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走到沙發,一邊整理雜志一邊說:“那你每天做些什麼呢?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她,“我就是一小混混,每天混吃混喝。隻要大哥有需要,我就一定會去幫大哥做事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沒有想過去找一份工作嗎?至少不過這樣的生活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已經習慣瞭現在的生活,況且,大哥對我很好,我不會因為任何人去改變什麼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聽到他說這樣的話,知道不管自己說什麼,都無法改變他的想法,但是她卻不願放棄任何機會。她看著阿傑,“如果我希望你改變現在的生活,你會願意為瞭我而放棄當小混混嗎?”
            阿傑沒有料到她會說這番話,驚愕地看著她。小萱的眼神告訴他,她喜歡他。她希望他能夠為瞭她放棄現在的生活。他的心裡被什麼揪住瞭,腦海裡閃過一絲東西,不過他馬上清醒過來。看著小萱大笑著“哈哈哈,不妨告訴你,我已經有喜歡的人瞭,而且我很愛她。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愣住瞭,像被什麼東西拉扯著,心裡竟有些絲絲疼痛。
            “莫非,你是為瞭她才變成這樣的?”
            阿傑撇開她的眼睛,“你說對瞭,為瞭她,我什麼都願意做。”
            屋子裡靜極瞭。好一會兒,安小萱站起身來,勉強的笑著說:“沒關系,我會讓你喜歡我的。時候不早瞭,我得回去瞭,不過我還會來的,再見!”
            阿傑沒有說話,轉身看向窗外。他的眼睛裡透著深邃的感覺,表情中閃過一絲的疼痛和無奈。他隻是一個街道小混混,每天不務正業混吃混喝,每天遊手好閑的到處閑逛。偶爾幹點小偷小摸的勾當。隻要大哥需要,他會努力去幫他做任何事。像他這樣的人,拿什麼去給人傢幸福。有什麼資格說愛她,憑什麼擁有一個這麼善良的女孩。愛情,對他而言,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東西。所以,他不敢想,更不敢要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五】揪心的疼痛
            安小萱心裡明白,她已經愛上瞭阿傑。從他們第一相遇,那雙深邃明亮的眼睛,似乎從一開始就牽引著自己走進這段感情。她現在就像是站在墻邊的人,隻要阿傑一句話,她就可以勇敢的越過墻角,進入那座愛情城堡。但是這隻是一座虛擬的城堡,他們兩人之間的身份卻將他們拉扯的那麼遙遠。阿傑隻是個小混混,在任何人眼裡,他們都是來自兩個世界的人。但是,無可否認,不可改變的是,安小萱真的愛上瞭阿傑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每天都會抽身去阿傑的住所,有時候阿傑不在,她就會留下紙條。每當阿傑在傢的時候,她就會進屋幫他打掃衛生,整理雜物。甚至做飯煲湯。但是,阿傑對她所做的一切,並無任何感覺,甚至有些反感。他無視著她的存在,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事。
            有一天,小萱親耳聽見阿傑打電話問聰哥需要多少貨。她躲在廚房看著阿傑在桌上搗弄白粉。頭腦的理智和內心的良知告訴她,她不能讓阿傑這樣,她不能看著阿傑走上一條不歸路。於是她從廚房走出來。看著阿傑說:“阿傑,你知道你現在在幹什麼嗎?”
            阿傑不去看她,也不回答她的話,繼續弄他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見他這樣,心裡頓時湧現一絲難過,“阿傑,我以為你隻是個不務正業的小混混,但我不知道你居然會幹這些勾當。”安小萱拉過阿傑看著他,指著桌上的白粉說:“你知不知道這些毒品的重量足以構成死罪?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販毒而走上不歸路?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吸食毒品而傢破人亡?這些你知不知道?”
            阿傑甩開安小萱的手,傲慢地說道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            “阿傑,你聽我的話,收手吧!”安小萱看著他,“你不要再繼續錯下去瞭,阿傑,算我求你瞭,不要再幹這些傷天害理的事瞭,販賣毒品,你會死的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做這麼多事,都是為瞭娜姐,隻要娜姐一句話,不管付出任何代價,我都願意。”
            聽著阿傑說出這樣的話,安小萱的心突然好痛,她沒有想到他做這些都是為瞭娜姐。他為瞭她,甚至連命也不要。他,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?安小萱的眼睛裡已經被淚水打濕,她抓著阿傑的手,“那你就一點都不在乎我嗎?阿傑,你不要再錯下去瞭,收手吧,好嗎?”
            阿傑再次甩開她的手,看著她,“我既然已經選擇瞭這條路,就不會收手,安小萱,我告訴你,你不是我什麼人,你沒有權利幹涉我的生活。從今以後,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,走吧!”
            “阿傑!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她,眼神中透露著憤怒,指著房門,大聲說道:“走啊,快走啊!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靜靜地看著他,眼淚不自主地流瞭下來。她的心被揪得緊緊的,像要喘不過氣來。她微微搖擺著頭,用手捂著嘴巴,轉身跑瞭出去。因為走的太急,安小萱把包落在瞭沙發上。
            看著安小萱離去的背影,阿傑像是松瞭口氣,眼睛中再次閃過一絲琢磨不透的神色。轉身後繼續弄自己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離開阿傑的住所後,哭著跑上瞭街。在路上,她一直想著剛剛阿傑對她說的話,她的心裡很亂。就在這時,她聽到身後傳來喇叭的長鳴聲。她轉過身後,看見林揚開著車停在他的身後。“小萱,這麼巧啊,在這裡都能遇到你。”林揚看著她走下車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急忙擦去臉上的淚水,看向他,“林揚,你怎麼在這裡啊?”
            “剛剛去談瞭合同,恰巧路過這裡看到瞭你,你怎麼在這裡啊?”林揚笑著說到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看著他,沒有回答他的問題。“林揚,我想去喝點東西,你有空嗎?”
            “隻要你有吩咐,就算我沒空也得陪你啊!”林揚看著她抬抬下巴,“上車吧!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點點頭,走上車。隨後和林揚來到一傢咖啡廳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用銀勺攪拌著手中的咖啡,眼睛靜靜地看向窗外。林揚註意到小萱有心事,於是說道:“小萱,最近的書吧很忙啊,每次我去找你都不在?”
            小萱腦海裡還在想剛剛的事,所以沒有在意林揚說的話。
            “小萱。”林揚輕聲喚著她。
            “啊!”小萱反應過來,看向他,“對瞭,你最近工作怎麼樣啊?”
            “還好,每天都忙著應酬,最近有個企劃方案要忙。”
            “哦,這樣啊!”小萱低著頭,攪拌著咖啡。安小萱從來不會過問林揚工作上的事,她也不知道林揚的工作性質是什麼,每天忙什麼,每天做什麼。在她心裡,隻會關心她在乎的人。在她眼裡,鼎鼎有名的林氏集團就是個謎。他們在當地的地位可謂是屈指一數,名譽震響四方。林氏集團所覆蓋的企業多達上百傢,每個人隻要一聽到林氏集團,都會忍不住的稱贊。羨慕林氏集團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擁有這麼成功的事業。
            林揚和安小萱在咖啡廳坐瞭許久,下午時分,林揚送安小萱回書吧。恰巧阿傑來書吧準備將小萱的包拿來送還給她。卻不小心看到瞭林揚的車停在書吧門口,小萱和林揚劍靈站在書吧門口。阿傑的視線剛剛落在林揚的身上,臉色立刻變得凝重起來,他快速的側身躲進瞭一傢服裝店。透過玻璃窗,他看見林揚輕輕地在小萱的額頭上吻瞭一吻。之後便開著跑車離開瞭書吧!此時阿傑的內心變得忐忑不安,眼神中流露著出驚恐的神色。或許此時他已經料想到瞭什麼,但是,他卻不能改變什麼。好一會兒,他才靜靜轉身離開。
            一整天,小萱的心思都在阿傑身上,她根本沒有註意到自己的包落在阿傑屋裡。直到晚上關門的時候,她才想起包居然不見瞭。小萱回想瞭好久,才想起放在阿傑的住所。於是,她立刻乘車去拿。到達阿傑的住所時,才發現阿傑根本不在傢。等瞭許久,還不見阿傑回來,安小萱心想明天來拿也不遲,於是就自己先回傢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六】無意的發現
            第二天晚上。小萱書吧打烊後,便隻身一人來到阿傑的住所。她買瞭很多東西,打算帶給阿傑。進瞭阿傑傢,小萱第一句話就是問阿傑吃飯瞭沒有。阿傑搖瞭搖頭。小萱看著他,“那我給你去做飯。”阿傑沒有拒絕,直徑走到沙發上坐下。小萱走進廚房沒多久。門鈴突然響起來瞭。阿傑透過貓眼,看到是聰哥,於是立刻將小萱拉進房間,並且叮囑她千萬不要出來。小萱還沒明白是怎麼一回事,便聽見阿傑說道:“聰哥,你怎麼來瞭?”
            此時,從門外走進來一位身穿碎花襯衫的男子,他的身後跟著四名帶墨鏡的黑衣男子。“阿傑啊,這次來事有好消息告訴你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嗎?什麼好消息!”阿傑撇瞭一眼房間,笑著看向聰哥。
            “上次從東南亞運來的那批貨找到瞭買傢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哦?是和我們一直做交易的那位買傢嗎?”
            “怎麼?娜姐沒告訴你嗎?”
            “哦,她好像有說過。”
            聰哥來到沙發前坐下,身後的一名男子幫他點上香煙,他吸瞭一口看著阿傑,“以前不讓你去,是想到你入世未深,沒有什麼經驗,不過現在你就要和娜姐結婚瞭,就快成為我的大哥瞭……”聰哥話音還未落,隻聽見房間裡傳來“啪”的一身巨響。
            “什麼人?”聰哥看向身後的男子,示意手下過去。其中兩名男子走上前,從房間裡把小萱拉瞭出來。聰哥上下打量著眼前的這位女孩,轉眼看著阿傑,“阿傑,她是什麼人?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小萱,沒有說話。
            聰哥站起身來,冷笑著,“看不出來你這小子居然還學會金屋藏嬌啊?”
            “聰哥,我沒有。”阿傑看著聰哥說道。
            聰哥走上前,一把拉過小萱,用手掐在小萱的脖子上。小萱輕輕地呻吟一身。他看著阿傑,“阿傑,你別騙我瞭,說,她為什麼會在這裡?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聰哥,眼神中透出緊張的神色,急忙說道:“聰哥,你幹什麼?你先放開她。有事我們慢慢說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,你愛她嗎?”
            “不愛!”阿傑回答的很堅定,不帶一絲猶豫。
            “那她為什麼在這裡?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聰哥,臉上透著一絲冷冷的表情,“是她每天纏著我,一直以來都是她一廂情願,要是聰哥喜歡,大可拿去。”
            聰哥聽他這麼一說,臉色頓時緩和瞭一些,他笑著說:“呵呵,怎麼說她也是你的女人,做兄弟的怎麼可以這樣做呢!”
            “我再說一遍,我和她沒有任何關系,你應該知道,我的心裡隻有娜姐一人。”
            “好瞭好瞭,阿傑,我知道你對娜姐的感情,但是我希望你記得你的身份,閑雜人等還是少惹,要是我們做的事泄露出去瞭,那麼後果你可知道?”
            “這個我自有分寸。”
            聰哥聽後,將手松開,看著阿傑:“好,該說的我都說瞭,剩下的你自己解決吧!”聰哥說完,便帶著他的小弟轉身離開瞭。
            小萱不顧脖子上的疼痛,站在那裡靜靜地看著阿傑。想著剛剛阿傑說的話,不知道為什麼,她的心突然變得沉重,像被什麼東西壓著,快要透不過氣。阿傑看著聰哥離去的背影,輕輕嘆瞭口氣,像是放下瞭心裡的一顆石頭。剛剛那樣說,完全是迫於無奈,如果他不這樣說,聰哥一定不會放過她。他不在意小萱誤會,他隻要小萱沒事,這樣就好。
            思緒許久,小萱還是鼓起勇氣問著:“你剛剛說的話是真的嗎?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她,語氣堅定的說“對,我說的都是真的,安小萱,你聽清楚瞭,我一點都不喜歡你,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的鼻子一酸,眼淚順著臉頰,滑瞭下來。她已經得到瞭答案瞭,留在這裡也是多餘。她走到沙發上,拿起挎包,轉身跑瞭出去。阿傑站在原地,再次看著小萱奪門而出,心裡不禁蕩漾起一絲漣漪。但是他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他內心的想法,更不會讓任何人看見他的難過。就算喜歡,他也沒有資格去擁有。他,隻是一個小混混。現在對他而言,最重要的就是與買傢進行毒品交易的事,選擇地點,計劃時間,如何進行,都成為阿傑需要思考的事。
          安小萱離開阿傑住所後,回到瞭傢裡,此時媽媽還坐在沙發上等著她。“小萱,怎麼現在才回來啊?”
            “媽,你怎麼還沒睡啊?”
            “媽在等你啊,你去哪裡瞭?”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媽媽,眼神閃爍著,“剛剛在書吧耽誤瞭一會兒,所以回來晚瞭,媽,我有些累瞭,我先回房瞭。”
            媽媽站起身看著她,“好,累瞭就早點休息。”
            “晚安,媽。”小萱說完便回到自己的房間裡。
            夜已深瞭,皎潔的月色透過窗簾輕輕的照進屋子,微風吹拂著窗外的樹枝,發出沙沙的響聲。寂靜的房間裡,安小萱環抱著枕頭,坐在床頭。她回想著與阿傑相遇以來所發生的事,阿傑雖然外表放蕩不羈,但是內心卻是熱忱善良。小萱知道她一定也是喜歡自己的,因為剛剛阿傑的一個動作已經告訴瞭她。當聰哥拉過她,並用手掐住她的脖子時,阿傑的身體不自覺的上前一步,眼神中露出緊張的神色。但是他又好像擔心被誰看穿,迅速強裝鎮定,並且說著一些違背自己意願的話。小萱不是傻瓜2017年日劇,她註意到阿傑的一舉一動,所以心裡很明白阿傑對自己的感情。但是,他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呢?是心存顧忌,還是另有隱情呢?
            這一晚,小萱一夜未眠。

          【七】驚險的奇遇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。媽媽還沒有起床,小萱就拿起背包出門瞭。她打電話給夏夏,想問她借車。此時的夏夏還在睡夢中,“喂,小萱,借車,好,你現在就過來?好,我等你。”其實夏夏的車是小萱和她一起買的,小萱的書吧離傢不是很遠,可以步行或乘公車去,而夏夏要去林氏集團上班,所以車一直給夏夏開著。今天她是確實有事,所以才去問夏夏。昨晚她想瞭很多,也想得很清楚,她不能看著阿傑往死胡同鉆,她不能讓阿傑再繼續錯下去。現在她需要一輛車,用以監視和跟蹤阿傑的車。昨晚她親耳聽見最近要進行一筆交易,不管怎麼樣,她一定要阻止阿傑。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阿傑幹那些犯法的勾當。所以,她在夏夏傢取得車後,便迅速的來瞭阿傑居住的小區旁。
            安小萱在小區門口守瞭一整天,都沒有看見阿傑的蹤影。正當安小萱準備離去的時候,她突然看見一輛黑色的寶馬汽車停在瞭小區門口。過瞭一會兒,阿傑提著一個黑色皮箱上瞭車。隨後,車子調頭,迅速的駛向前方。安小萱看著,急忙啟動車子,快速的追上去。寶馬轎車穿過街道,經過朝陽大橋,一路朝郊外方向駛去。安小萱盡量保持著最佳距離,跟在寶馬車後。大約一個小時後,寶馬車從郊外的岔路口繞進瞭通向山崖的路。經過半個小時的山路,寶馬車駛進瞭山坡上的一處隱蔽的倉庫中。安小萱見他們停下瞭車,連忙將自己的車熄瞭火。透著淡淡的光,安小萱看著阿傑和司機一同進瞭倉庫。她連忙下車,悄悄跟瞭過去,隻見倉庫外邊停瞭五輛黑色的轎車。小萱靜靜地躲在倉庫外邊的角落中,透過細縫,小萱看見偌大的倉庫中,燈火明亮,零亂的雜物隨意擺放著。一位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,背對著站著。身旁站著幾個黑衣男子。阿傑提著皮箱走向他。
            阿傑站在他身後,問道:“你就是這次的買傢?”
            白衣男子轉過身,笑著說:“是張娜讓你來的?”
            驚愕,惶恐,不敢相信。當小萱看到白衣男子的第一眼,就被他的外貌嚇壞瞭。她把手放進嘴裡,緊緊的咬住,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。怎麼會是他?怎麼可能?小萱看到的不是別人,正是林氏集團的總經理——林揚。
            阿傑對這次的接頭人是林揚並不感到驚訝,相反他的表情很鎮定。他看著他,點點頭說:“不錯。”
            “那我們開始看貨吧!”林揚挑挑眉頭,看瞭看阿傑手中提著的皮箱。
            “好!”阿傑說著,便將手中的皮箱放在桌子上。
            此時的小萱腦海裡很亂,正當她努力想把思路理清的時候,她突然感到她的背部被什麼頂住瞭。她轉過身,看見兩名黑衣男子正用槍指向她。
            “少爺,剛在倉庫外面抓到一個鬼鬼祟祟的女人。”
            林揚聽後,很是吃驚,“什麼?把她帶進來。”
            當男子把小萱帶到林揚的身前,林揚和阿傑都吃瞭一驚。阿傑的身體又不自覺的上前瞭一步,眼神緊緊看著小萱,她怎麼來瞭?她不要命瞭嗎?對於小萱的出現,阿傑的心裡隻有擔心,而對於林揚而言,心裡隻有驚愕。
            “小萱?你怎麼在這兒?”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眼前的一切,雖然事情已經明瞭,但是她還是不肯相信。“你……居然販賣毒品?”
            林揚走上前拉著她:“小萱,你聽我說。”
            “走開,你別碰我。”小萱甩開林揚的手,眼神中多瞭些許憤怒,“林揚,你怎麼可以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?為瞭你們所謂的利益,你們居然走私毒品?你知不知道你們會害死多少人?”
            “小萱,你聽我解釋啊!”
            “我真的沒有想到你會這麼做,虧我一直以來當你是朋友,你居然做出這樣的事?”
            “你說什麼?朋友?”林揚搖晃著小萱,不敢相信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他點點頭,“對,一直以來我都是把你當成朋友。我不喜歡你,並不是因為你不好,而是因為我已經有喜歡的人瞭。”
            聽著小萱的話,林揚的眼神突然閃過一絲黯淡,“小萱,我那麼愛你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?”他放開小萱,“好,既然你對我無情,那就別怪我對你無義瞭。”林揚說完,便從口袋中掏出一隻手槍。“既然你已知道瞭我所做的事,那麼對不起,你隻有死瞭。”
            阿傑看著林揚,心裡一驚,大叫道:“不要!”隨後朝林揚沖過去,用腳踢掉林揚手上的槍。林揚一見,朝他撲過來,兩個人扭打在一起。雙方人員看見這一情景,立刻拔出槍隻互相開火。小萱乘著混亂之際閃躲在雜物旁邊。林揚和阿傑在扭打中進瞭另一個房間,林揚奮力將阿傑按倒在地,雙手掄著拳頭砸在他的臉上。阿傑用力推開林揚,起身踢向他的右腹,林揚後退一步,阿傑見後,急忙沖上去,林揚被阿傑逼向墻角,此時他的眼睛撇向地上不遠處的手槍。他朝著阿傑跑去,一個翻身躍過阿傑,跌坐在地上,手中已經拾起瞭手槍。他看著林揚舉著槍,急忙抓住他的手,兩人互相爭奪著手槍。
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一大群身穿警服的男子從倉庫門口沖進來,為首的男子朝空中鳴槍兩聲。
            “警察,放下所有武器,不許動!”
            毒販被這一情景驚呆瞭,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著驚訝。他們誰都沒有料到會有警察來。在這種情形下,他們隻有繳械投降。而林揚和阿傑兩人還在屋內的房間裡爭奪著槍。誰也不肯放手。就在這時,小萱跑瞭進來,她沖向林揚,用力推開瞭他。林揚後退幾步,但是槍卻在他的手中緊緊握著。他看著小萱,心裡的怒氣湧上來。他用槍指向她“去死吧!”林揚扣動扳機,子彈直徑飛午夜影城出來。小萱的瞳孔裡,是一顆金黃色的子彈。她想象著自己中彈倒地的情形。卻不想,一個身影擋住瞭她的視線,那是最溫暖的懷抱,那是最明亮的眼睛。她的瞳孔裡,不再是子彈,而是一張清晰俊秀的臉龐。
            “不……”小萱大叫道。子彈穿過阿傑的身體,濺出的鮮血染紅瞭自己身上的白襯衫。阿傑就這樣躺在瞭她的懷裡。而此時,另一顆子彈朝林揚飛速而來,貫穿瞭他的手腕,手槍摔在地上。警察跑過來,踢開腳邊的槍,用手槍指著他:“不許動!”
            小萱將阿傑抱在懷裡,哭著呼喚道:“阿傑,阿傑,你醒醒啊,你不要睡啊,阿傑…張國榮逝世周年…”小萱痛苦地叫喚著阿傑,一時沒喘過氣,昏死過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八】真相大白
            “阿傑…阿傑…”小萱哭著從夢中驚醒,睜開眼看到天花板,窗簾,床單,枕頭,一切的一切都是白色的。媽媽和夏夏坐在床邊,靜靜的看著她。
            “小萱,你終於醒瞭,你知不知道,你嚇死媽媽瞭?”
            “小萱,你醒瞭,太好瞭,你終於醒瞭,我去告訴叔叔。”
            小萱揉著眼睛,看著媽媽,“媽,阿傑呢?阿傑在哪裡?他怎麼樣瞭?”
            媽媽看著她,臉色突然變得很無奈。搖著頭,沒有說話。
            此時,夏夏帶著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走進病房,門外站著一名警察,他看著他點頭說道:“安局長。”
            “小萱,你怎麼樣瞭?”安峰看著病床上的女兒,關心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小萱看著他,就像找到一顆救命草一般,拉著他問道:“爸,阿傑不是壞人,你們不要抓他,他真的不是壞人,他隻是一時糊塗,所以才走上這條不歸路,爸……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的父親安峰,是當地公安局的局長,他是個正直善良,堅強勇敢的人。自從擔任局長一職以來,偵查過許多大案。他對傢庭也有著很深的感情,他很愛他的妻子和女兒,隻要一有時間,他就會陪著妻子和女兒。這段時間,由於負責這個毒品走私案,所以一直居住在局裡。
            安峰看著女兒蒼白的臉,叮囑著:“小萱,你先好好休息,有什麼事,我們以後再說。”
            “爸,我就想知道阿傑怎麼樣瞭?爸,我求您瞭,告訴我阿傑傷的嚴不嚴重?”
            看著女兒焦急的眼神,安峰點點頭,“那你,跟我來。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掀開被子,起身跟著安峰來到一間重癥病房。
            她透過玻璃,看到躺在病床上插滿管子的阿傑,小萱不禁痛哭起來。
            “因為射殺的距離很近,所以子彈從子俊的後背穿過前胸,而且將肺部灼傷。經過搶救,子彈已經取出,但是他卻仍然沒有脫離生命危險。醫生說,能不能過今晚就看他的造化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子俊?他不是叫阿傑的嗎?”小萱看著安峰,心裡產生著迷糊。
            “他不叫阿傑,也不是什麼街頭小混混,更不是心狠手辣的毒販子。”安峰看瞭看小萱,又看瞭看躺在病床上的男孩說:“他的真實姓名叫林子俊,今年27歲,他是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,更是我們刑警大隊的大隊長。”
            “什麼?”小萱吃驚地看著安峰。
            “兩年前,警方就已經懷疑林氏集團走私毒品。但是由於沒有任何證據,所以當時並沒有起訴林氏集團。後來,子俊親自向上級請命,決定讓自己混進毒販當中,進行臥底。由淺到深,步步為營,他的目的就是接近毒販,找出最高的幕後老板,然後將其一網打盡,將罪犯繩之以法。一年前我們做好所有準備,幫子俊偽造假的身份,“阿傑”隻是他的一個化名,幫子俊打扮成一個街頭小混混。他舍身救李聰,是為瞭接近張娜,博取信任。並且委任他與林揚接頭,在人證物證俱在的面前下,林揚不得不伏法認罪。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人民服務,為瞭打擊罪犯。他是人民心中的英雄。”
            聽完這一切,小萱終於明白過來。一切的一切在她的腦海裡變得清晰起來。她明白瞭為什麼他會那樣熟悉,因為有一次去警局找爸爸的時候,曾經與他有過一面之緣。但是當初並沒有任何交織,不過他的眼神卻給瞭她一種特殊的感覺。她終於知道為什麼他會一直逃避著她對他的感情。原來他是名臥底警察。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下,他根本沒得選擇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她好,而她,卻總是誤會他。她為自己幼稚的想法感到羞愧,但是此刻,她更祈禱他能夠快點醒過來。因為她還有好多話沒有跟他說。她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他。
            這一晚,對小萱而言,是最漫長而痛苦的一晚。
            子俊依照著自己過硬的身體素質和堅強的意志力,終於熬過瞭那晚。但是,醫生說雖然他已經脫離的生命危險,但是還處於昏迷狀態。至於能不能醒來,什麼時候醒來,都是個未知數。
            小萱聽後腦子一片空白,但是她卻不會放棄任何一絲希望。她每天都會來醫院看子俊,她每天都會在他的耳邊說話。從他們書吧相遇,相識到如今。她把每一個經歷都說得很仔細,她相信他一定會聽見,他聽見後一定就會醒來。她每天重復著一件事,每天重復的說著一樣的話。安小萱的父母,朋友,還有警局裡的人,他們都看在眼裡,並且被她的所作所為感動,大傢都在心裡默默地祈禱著,希望這子俊早點醒來。
            這天,由於要煲湯,到瞭中午時分,小萱才提著親手煲的湯來到醫院。當她走進病房的那一刻,她看見房間中空空如也,床上被整理的幹幹凈凈,她抓住身旁的一位護士問道:“請問護士小姐,3號病床的病人呢?”
            “哦,這張床病人已經用不著瞭,昨天晚上……”
            小萱手中的湯頓時掉在地上,濺瞭一地,“不…不會的….”小萱搖著頭,不敢相信子俊就這樣離開瞭她,她蹲在地上痛哭起來。
            “你知不知道你哭的樣子好難看哦!”那句熟悉的聲音在小萱的耳邊響起,她起身轉過頭看向他。
            黑色的頭發,濃密的眉毛下那雙明亮透徹的眼睛,耳邊的耳釘已經不見,嘴角勾起淡淡的笑。一身筆挺的警服穿在他的身上,更顯得精神帥氣。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不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小姐,病人昨晚就已經醒瞭,並且傷口恢復得很好,是他主動要求出院的。”護士說完便轉身離開。
            小萱又驚又喜,走到子俊的身前,“你知不知道,你嚇死我瞭,我以為你真的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真的死瞭對嗎?”子俊微笑著:“我還欠一個人一句話,一個承諾,你說我這麼舍得去死呢?”
            “是嗎?那個人是誰啊?”小萱裝傻,笑著說著到。
            “那個人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,就是我們可愛的安小萱同志。”
            “討厭,你壞死瞭。”小萱笑著,用手輕輕拍著子俊的胸口。
          子俊假裝疼痛,“哎呀,傷口還很疼的,你輕點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嘛,我看看啊!”小萱伸過手假裝要去看他的傷口。子俊一把抓住瞭她的手,眼睛深情的看著她,“要是我現在說那三個字,不知道晚不晚哦!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抬起頭看著他,微笑著說:“哪三個字?”
            “你說呢?”
            “可是你那天已經當著李聰的面否認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那時候說的不算,你知不知道我的房間裡早被裝上瞭針孔攝像機。我的所有行蹤都被張娜監視著,要是我說瞭那三個字,那麼後果可就不堪設想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不是真的呀?”
            “真的,絕對是真的,比真金還真。”
            安小萱忍不住撲哧一笑,“那好,你現在說。”
            林子俊看著她,臉上透著一絲靦腆,“現在還是不說的好,我晚點再跟你說。”
            “為什麼啊?”小萱很是奇怪,剛剛明明是他想要說的,為什麼現在又不說瞭。“哦,你騙我的,你根本就不想說。”
            “哪有,我沒有騙你。”子俊怕小萱誤會,急忙解釋著,“這裡有人!”
            “有人?哪裡有啊!”小萱說著朝四周張望起來。“哪裡有人,在哪呢?”
            子俊微笑著說道:“你們都出來吧,都看見你們瞭!”
            不說不要緊,一說完,整個“連隊”的人都出來瞭。安峰夫婦,夏夏,以及小萱的朋友,還有警局的所有同事。
            “隊長,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躲在這裡的?”小曹跳出來看著子俊。
            “還不是因為你,你擦的香水啊,一百米外都能聞到。”
            “啊?有嗎?”小曹說著便在自己的身上嗅起來。
            趙飛笑著走上前,“小曹你別被我們隊長給騙瞭,他那麼聰明的人,隻要有人在他十尺之內的距離,他都知道。”
            安峰也笑瞭,他看向子俊,“對瞭,子俊你剛剛要說給小萱的三個字能不能也說給我們聽聽啊!”
            子俊搖搖頭,“局長,這個我保密,保密。”
            陳曉打趣道:“隊長,這次你臥底可謂是賺大瞭呀,下次有機會一定要讓我試試啊!”
            小曹看著子俊,“隊長,你是不知道,在你昏迷的這段日子,小萱對你可是無微不至啊,你說吧,怎麼感謝人傢。”
            “對啊,要不就把人傢娶進門吧!這樣好的女孩,失去瞭就再也找不回瞭。”
            “隊長什麼時候請酒啊,我們都等著吃喜糖呢?”
            子俊聽著他們的玩笑,靜靜看著小萱,“我想娶,也要看人傢願不願意嫁啊!”
            小萱抬起頭看著他淺淺一笑,“我想嫁,也得看人傢願不願意娶啊?”
            “哦——”小萱此話一出,大傢都起哄瞭。“隊長,你看小萱都表態瞭,你也快點給個意見吧!”
            子俊看著小萱已經泛紅的臉頰,點點頭,說“好,既然你們這麼喜歡湊熱鬧,我就給你們這個機會。”林子俊說完,便從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個紅色的錦盒,打開盒子後,裡面居然是一枚白金鑲鉆的戒指。
            “哇!好漂亮啊!”夏夏在一旁看著,不禁大聲嚷著。
            林子俊深情地看著小萱,拿著戒指單跪在地上。“小萱,我愛你,我希望在今後的日子裡,我能夠一直陪在你身邊,照顧你,關心你,愛你。不管發生任何事,我都會對你不離不棄。小萱,答應我,嫁給我吧!”
            大傢聽完子俊的真情告白,眼睛轉移落在小萱的身上。此時的空氣像是靜止瞭,安靜的聽不見一絲聲響。此時的小萱眼睛有些濕潤,她的心告訴自己,眼前的男孩,就是她這輩子值得去愛的人。她看著子俊,重重地點著頭,“好,我答應你!”
            “哦——”在場的大傢聽到小萱的答案,不禁歡呼起來。
            安峰看著子俊,“傻小子,還楞著幹什麼?快點幫小萱把戒指戴上啊!”
            子俊聽後才反應過來,笑著將戒指輕輕地戴在瞭小萱的無名指上。小萱開心的笑著,將子俊從地上扶起來,兩個人相視一笑,緊緊的擁抱在一起。這一刻的幸福,對於小萱來說,已經等瞭很久瞭。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祝福,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,能夠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,這一件多麼快樂的事,這些,都在暗黑系暖婚她身上發生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【尾聲】
            經過一年的縝密計劃和警方努力的偵辦,警方終於掌握瞭林氏集團販毒的證據。林氏集團在一時間成為公眾關註的焦點,林氏販毒集團在頃刻間崩塌,所有與毒品有關的人員全部落網。他們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沉重的代價,等待他們的,將是法律的嚴懲。
            多年以後,當小萱看著墻上掛著的全傢福,當小萱再次想起第一次遇見子俊的情景,嘴角總會不自覺的微笑,心裡就像吃瞭蜜一樣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