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kiy73'><em id='kiy73'></em><td id='kiy73'><div id='kiy7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iy73'><big id='kiy73'><big id='kiy73'></big><legend id='kiy7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 id='kiy73'></i>
<ins id='kiy73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kiy73'><strong id='kiy73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kiy73'><div id='kiy73'><ins id='kiy7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tr id='kiy73'><strong id='kiy73'></strong><small id='kiy73'></small><button id='kiy73'></button><li id='kiy73'><noscript id='kiy73'><big id='kiy73'></big><dt id='kiy7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iy73'><table id='kiy73'><blockquote id='kiy73'><tbody id='kiy7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iy73'></u><kbd id='kiy73'><kbd id='kiy73'></kbd></kbd>
    2. <span id='kiy73'></span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kiy7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dl id='kiy73'></dl>

            阿妹的愛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她沒有名字,我們都叫她阿妹。在她十歲那年,醫生就說她活不滿二十歲,她智障,行為遲鈍,而且老化迅速。她與我同齡,是我丈夫的一個遠房親戚,一聽說有人結婚,她就會急急忙忙跑過去。她是來賀喜的,滿桌的飯菜勾不起她的食欲,她一門心思沖到人傢的新房,摸絲綢被面。她的手毛毛糙糙,一碰到被面就拉出一條絲,人傢的臉掛著,她又讀不懂,繼續摸,摸到最後人傢隻能扳著她的肩膀請她出去。
              我隻能稱阿妹是女孩,她和我一般大小,我結婚,二十五歲,她也是這個年齡瞭。她居然活到瞭醫生給她預測的年齡點,而且還有延遲下去的跡象。怎麼能不延長下去呢?她的眼神裡和當年的我一樣,萌生瞭對愛情的無限向往。她搓著手指,她的手指皮膚已皸裂開來,淡淡的血在滲出。額頭上的皺紋橫生。在迅速走向老化與衰絕的過程中,是那顆對愛情掙紮的心在支撐著她。
              她就坐在我新婚的床沿邊上。仿佛,她也陷入瞭這溫柔的包圍中而沉醉。房間裡,隻有我們兩個人。我早已餓得肚子咕咕叫。她全然沒有感覺到饑餓,她像個放在籃子裡的孩子,順著水流的方向,在不斷流淌。房間裡的氣氛氤氳,她刻滿皺紋的臉緩緩張開,微笑著。
              她的心路,通向愛情,通向天堂。她默默地在旁靜坐著,仿佛今晚的主角是她。那種熱望,不可逆轉,翻飛在她的胸膛,令所有的蒼白在剎那間變得色彩斑斕。
              兩年後,我聽說,阿妹要嫁人瞭。
              當然,這還在考證之中。來求婚的人是十裡之外窮得精光的禿頭,更可怕的是,他們一傢三個單身漢,父親、兩個兒子。禿頭四十多歲,青筋暴出,求婚時他不住地說:我會把阿妹好好疼著愛著,不讓她受半點兒委屈。他的話裡顯然有種迫不及待的虛假性,這信誓旦旦的承諾讓真正心疼阿妹的人感到驚懼,仿佛前面是個火坑,我們能不負責任把阿妹往前一推,然後狠狠心轉身嗎?
              阿妹咬著嘴唇,手指頭含在嘴裡,滿心歡喜。她在電視前面,屏幕上花花綠綠,一個個人頭,好玩得很啊!阿妹側著腦袋看,看見一個男人在親吻女人,很長久,她哧哧笑出聲來,很幸福的,仿佛她就是劇中的那個女人。
              阿妹最終沒有出嫁。這是她奶奶的意見。老人傢表情嚴肅,留下一筆錢,特意指出是給阿妹的。阿妹或許在這件事上還怨恨著她奶奶。阿妹的背越來越佝僂瞭,皮膚用手指一提,能拎得老高。她說話的嘴裡,發出異味。她瑟縮在陽光底下,像一隻灰撲撲的圈養雞。
              阿妹的名字,我們偶爾會提起。阿妹生活在我的城市之外,與我一起呼吸著,這世上的塵埃,落在她的身上,也落在我的身上。阿妹的人生旅程漸行漸近,她卻不知道,依然向往著遙不可知的愛情。那不死的柔情,像爬山虎的葉子,延伸瞭無數個白天黑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