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sqlo'></span>

<code id='sqlo'><strong id='sqlo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ns id='sqlo'></ins>

  1. <dl id='sqlo'></dl>

      <acronym id='sqlo'><em id='sqlo'></em><td id='sqlo'><div id='sql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qlo'><big id='sqlo'><big id='sqlo'></big><legend id='sql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i id='sqlo'></i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qlo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sqlo'><div id='sqlo'><ins id='sql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tr id='sqlo'><strong id='sqlo'></strong><small id='sqlo'></small><button id='sqlo'></button><li id='sqlo'><noscript id='sqlo'><big id='sqlo'></big><dt id='sql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qlo'><table id='sqlo'><blockquote id='sqlo'><tbody id='sql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qlo'></u><kbd id='sqlo'><kbd id='sqlo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寒夜急診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睡意漸漸襲來。她拉瞭拉被子,掖好被角。剛要睡著,忽聽他說瞭一句:傢裡有止疼藥嗎?她一驚,以為自己聽錯瞭。過瞭一會兒,他用胳膊肘碰碰她,又問瞭一句:有沒有止疼藥?她沒好氣地說:沒有。

          他性子急、脾氣倔,而她愛嘮叨,又小心眼兒。兩人經常會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發生口角。兩天前,他們剛剛吵瞭一架。起因很平常。那天,她一直在廚房手忙腳亂地又是切菜又是翻炒,而他卻悠閑地斜躺在沙發上擺弄手機。忙著忙著,她的無名火就躥瞭上來,不由得對著沙發上的他嘮叨開瞭:你每天進瞭傢門就知道玩手機,從來不做傢務。有你這樣的嗎?憑什麼傢務就該我一個人幹!如果此時他能發揚風格,明白女人的嘮叨都是有口無心,少說兩句,讓她發泄一下消消氣,也就算瞭。可他偏偏毫不讓她,不耐煩地回敬:我不就閑這一會兒嗎,你做個飯還以為自己有多大功啊?兩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地吵開瞭,誰也不肯少說一句。吵急瞭他突然拿起手機狠狠地往地上摔去。,那部剛買不久的手機瞬間支離破碎。她一下子愣住,然後一句話沒說,轉身進瞭廚房,一聲關上瞭門。隨後,他也摔門而出。

          屋子裡很靜。路燈昏黃的光從窗簾的縫隙裡漏進來,斜斜地落在床上。她從被子裡坐瞭起來,看瞭看,黑暗中他沒動。她打開燈,看到他在被子裡蜷成一團,整張臉痛苦地扭曲著。

          兩天來,他們一直在冷戰。想起他平日的種種劣行,想起他摔手機的野蠻行徑,又想著自己辛辛苦苦操持著這個傢卻不被他理解,她覺得心灰意冷,恨他入骨,甚至覺得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。

          地關瞭燈,重新躺瞭下去。風涼涼地灌進瞭被子,她縮瞭縮身子,拉緊被角。他呻吟瞭一聲,緩慢地翻動著身子。片刻,她又坐瞭起來,把燈打開,冷冷地拋過去一句:你哪兒疼?”“好像是胃。她猶豫瞭一下,拿起衣服往他身上一扔,說:起來,去醫院。

          到醫院時,已是凌晨1時。下瞭車,他強撐著想要站起來,卻怎麼也無法直起身子。她用力攙著他來到急診室,迎面出來一位醫生,她急急地說:醫生……”對方打斷她的話,匆匆地說:這會兒不接病號,正在搶救病人,你們去急診科找值班醫生。

          此時,他已像霜打的茄子,耷拉著腦袋,雙手捂著腹部,蹲在急診室門外的走廊裡。她連拖帶攙,把他弄到急診科,簡單說明瞭情況。值班醫生稍作詢問,說:先去做心電圖和彩超檢查一下吧。隨後又邊開單子邊說:去西邊樓大廳交費,再去後面二樓做彩超,四樓做心電圖。

          她攙著他又一步一步地挪下樓,找到交費大廳,把他安頓在椅子上休息。她跑到交費窗口,咚咚咚敲著玻璃窗。

          好不容易交瞭費,做瞭心電圖和彩超,醫生看過檢查結果說:像是急性闌尾炎,抓緊時間去對面五樓找外科醫生。

          看著他雙手死命地頂著腹部,緊咬著牙,臉色蒼白的樣子,她轉過臉悄聲問醫生:醫生,能不能先給他用點止疼藥?麻煩您瞭。”“不行啊,你趕緊帶他去外科樓吧,到那裡看醫生怎麼說。

          她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,一把扯開羽絨服的扣子,再次扶起他艱難地往樓下挪去。

          深夜的醫院顯得寂靜、清冷而又空曠。她抬頭看看天空,沒有月亮。路燈的光慘白地照在冰冷的地面上,寒風一陣陣刮過來。她緊攙著他,在路燈下卻像是隻有一個人的影子。

          他突然停住腳步,蹲瞭下去。

          她說:幹什麼?別停,得趕緊去。

          他的頭垂在胸前,聲如蚊蚋:起風瞭,扣上你的衣服扣子。

          少廢話,快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