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3106s'></i>

<i id='3106s'><div id='3106s'><ins id='3106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3106s'><strong id='3106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3106s'></ins><acronym id='3106s'><em id='3106s'></em><td id='3106s'><div id='3106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106s'><big id='3106s'><big id='3106s'></big><legend id='3106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dl id='3106s'></dl>
            <span id='3106s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3106s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<tr id='3106s'><strong id='3106s'></strong><small id='3106s'></small><button id='3106s'></button><li id='3106s'><noscript id='3106s'><big id='3106s'></big><dt id='3106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106s'><table id='3106s'><blockquote id='3106s'><tbody id='3106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106s'></u><kbd id='3106s'><kbd id='3106s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娜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    看著身旁赤身雪白的娜娜,凝重的負罪感深深襲來。
                一年前,我在同學聚會中與她結識。與我那沉默寡言的女友相比,娜娜實在是太有活力,太有魅力瞭。原想一別後,無緣再見。卻不料我的舍友胖子,來到瞭我的城市打拼,這也增加瞭我跟娜娜接觸的機會,娜娜是胖子的女友。
                起初我堅定的以為,我可以的。但當她在我耳邊吹氣時,我真的把持不住瞭。我知道這樣做對不住我的女友跟胖子,但這就好比飆到瞭200碼的跑車,停下是可以,但總還要往下進行點什麼。
                確立關系的一個月裡,我們做瞭72次,那份罪惡與愧疚令我清醒。


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    我常常說,我心裡不安,我們不該這樣。
                娜娜常常反問,你不喜歡嗎?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我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娜娜說,不去追求,做自己喜歡的青春叫什麼青春。
                好像有些道理。
                走出賓館,我決定去趟花店,給女友買幾束她喜歡的百合,也算是彌補一點內心的愧疚。一年來,我隻在她生日送過一次娃娃,還是我陪娜娜抓娃娃抓來的。在那裡,我碰上瞭同樣買花的胖子,他買的也是百合。眼前的光景讓我悲哀,可憐瞭我的老同學。他還埋在鼓裡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胖子。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說,原來你也在這裡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我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說,不用說瞭,一起吃個飯吧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我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說,我請客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好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們選瞭一傢豪客來餐館就餐,胖子絲毫不給我宰他的機會,擅自主張的要瞭兩碗雜碎面,共計16元。胖子說,快吃吧,這可是這傢的招牌菜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哦,那個,胖子。你這花是買給娜娜的嗎?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瞬間怒瞭,大手一拍,桌角的杯子不慎跌落,償賠20元。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說,不要跟我提那個賤人!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怎麼,吵架瞭?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說,賤人整天不知道去哪跟誰鬼混,昨晚又是一夜未歸,我給她講,她還生氣,跟我犟嘴。呵呵,你知道嗎,她還給我說她有艾滋,以前跟我上床就是要故意害我。真是搞笑,要是她有艾滋,我現在早就被傳染瞭。媽的,還敢恐嚇我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其實艾滋的潛伏期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胖子老臉一沉,手支額頭,嘴巴一撅,像是快哭瞭出來,我知道,我這也不是怕嗎,她這個瘋女人,整天出去跟人亂搞,真有點毛病也說不準,我想,我得去檢查下,你陪我去好嗎?
                我說,好,那個……我想,我也要檢查下。